第8章 路遇旧人
A+ A-

  师父李净尘在前面走着,江平在后面静静跟着,好奇的打量着四周,看着街道旁各种店铺,顿时眼神发亮。

  什么文玩店、小书摊、铁匠铺应有尽有,就连青楼一路上江平都看到了好几家。

  见江平年轻俊秀,虽身穿朴素道袍,但眼神明亮,一看就是精力充沛的好少年,几名青楼女子眼神放光。

  要不是一旁的李净尘煞气腾腾的模样,估摸这群姑娘早将这小道士拉走单独给他开开窍。

  江平看了看四周,饶有兴趣的问道:

  “师父,我们要在这杭州城待多久?”

  来到这个世界,他还没去过大城市,到过最热闹的地方,也只是天台山下一个叫明光集的小镇,如果时间允许的话,他还真想在城内多待几天。

  “一两天吧,等为师找到一位旧人唠唠嗑,咱们再动身。”

  李净尘边回答边分辨着四周街道,这么多年没下山,他也不知道自己那群老友是否还安在。

  正当李净尘纠结着要不要找位路人问路时,忽然听到身后的呼喊声。

  “李道长!”

  师徒二人扭头一看,竟是一名中年和尚。

  “你是......宝静?”

  看了好大一会儿,李净尘这才认出眼前来人,顿时一惊。

  “我记得上次见你,你好像才这么点,现在都长这么高了?!”

  李净尘甩了下拂尘,用手比划着,半点也不像平日里威严的天台山桐柏宫掌教,反倒是像一位邻家老爷爷一般。

  江平微微一愣,随即想到一件往事。

  他记得王师叔好像说过,二十年前,师父好像就是同师爷一起下山游历,足足三年之久。

  二人一回来,师父就接任了桐柏宫掌教。

  难道这和尚是上次师父游历所识?

  江平有些出神,和尚的一句话打断了他的思绪。

  “正是,方才我还远远看了几眼,有些不敢认。”

  中年和尚朝着李净尘和江平弯腰行礼,随后面露喜色。

  “前几日师父还向我唠叨,说您老总算是下山了,不当老乌龟......”

  说到这,宝静和尚顿时一愣,意识到自己说错话,慌忙捂住嘴。

  果然,听到宝静和尚这么说,李净尘撸起袖子,气的眉毛都快竖起来了。

  “慧明这个老秃驴,我就知道,他狗嘴里吐不出什么象牙!”

  “你捂嘴干嘛,快带路!”

  “趁着慧明这老家伙没入土,我高低要教训教训这老小子,让他知道知道什么叫道法自然!”

  江平:“......”

  江平满脸无奈,跟在师父和宝静和尚后面。

  他也没想到,师父带自己来到这杭州城找这旧友竟然不是叙旧的,而是寻仇的。

  杭州城内的寺庙,江平认真想了想,好像除了灵隐寺之外,也没其他庙宇。

  听着一路上师父对宝静和尚讲述着自己年轻时候怎么怎么厉害,慧明和尚怎么怎么怂。

  江平翻了个白眼,无聊的看着四周,这才发现杭州城好像并没自己想象的那么太平。

  城内巡逻的士兵一队接着一队,身后全都背着长枪,带着帽子趾高气昂,碰到大街上的居民也毫不避让,直接推搡到一旁。

  弄的居民们满是抱怨,敢怒不敢言。

  就连一旁吐槽的李净尘也注意到着这现象,皱起眉看了过去。

  “唉,阿弥陀佛!”原本面色欢喜的宝静和尚见此场景,也叹了一口气,看李净尘、江平二人面带疑惑,解释道:

  “这些年不太平,外面天天打仗,前几天还有消息说有军阀要攻打杭州城,这不,北方政府派了不少军队过来。”

  李净尘默默的听着,原本重见故友的兴奋也消了三分。

  山上岁月静好,山下却忽然变成了乱世,隐约之间又要有大变升起。

  一旁的江平也是无奈。

  现在正值军阀混战期间,北方政府和南方政府相持,一个国家各地军阀混战,一大帮军阀打着两个政府的旗号,互相争地盘。

  你夺我一城,我抢你三县,各地到处都是乱战。

  更有无数小军阀趁机作乱,这些军阀眼中只有利益、地盘,丝毫没顾及普通的平民百姓。

  虽然这地方不是上一世,但身为亲历者江平自然要比任何人都要清楚。

  照这么下去,过不了多久肯定会有外敌入侵,到那时......

  江平深深叹了一口气,虽说国家兴亡,匹夫有责,但他只是桐柏宫一个小道士,很难改变大势,毕竟眼前的时代不同了。

  感慨间,三人已至灵隐寺脚下。

  看着来来往往上山的香客,李净尘微微吸了口气。

  其他的事情不说,佛教在发展信徒这方面还是有一手的。

  只要是寺庙,就少不了吃斋念佛,上香跪拜的信众。

  和佛教一比,他们道教在这一方面差多了......

  这么多香客,要是都去桐柏宫祈福该有多好,李净尘撇了撇嘴。

  “不说这些了,李道长,请进。”

  宝静和尚领着二人,一路上穿过不少庭院。

  灵隐寺背靠北高峰,面朝飞来峰,面积不小,但主要分为内院和外院两大块地方。

  外院是天王殿、大雄宝殿、法堂等等这些僧人念经,香客上香的法堂、殿宇,供奉着各种佛像。

  而内院则是院中僧人起居、练武的地方,一般不对外开放,只有寺内僧人才能进出。

  原本的灵隐寺并不区分内院外院的,但前些年太平军攻入杭州城,灵隐寺也受到波及。

  寺内大多寺宇被毁,灵隐寺仅存天王殿与罗汉堂。灵隐书藏中的珍贵藏物大量流入民间乃至湮没。

  经此变故后,为了在这乱世中自保,维护灵隐寺传承,灵隐寺开始分内外两院,寺内也开始训练专职武僧。

  二人一路上吸引了不少香客注意。

  甚至还有几名香客指指点点,恶语相向,认为佛门清净之地,岂容道士作乱。

  对于这些李净尘和江平师徒二人都已见怪不怪。

  世人对道士多存偏见。

  遇到云游化斋的和尚,大多慈眉善目,阿弥陀佛,不是供奉吃食就是献上钱财银两。

  但遇到游历的道士,呸,一看就是江湖耍把式的,要不就是摆摊算命的骗子。

  没办法,谁让骗子冒充道士的成本低。

  随便缝补个道袍一披就能摆摊算命,扮成和尚还要剃度。

  通过一道门后,宝静和尚领着二人来到了内院。

  和外院的拥挤嘈杂不同,内院十分宁静安谧。

  走了没多远,三人便来到了内院演武场。

  听宝静和尚说,每天这时辰,灵隐寺住持慧明大师都会在演武场讲佛经,传授伏魔法。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