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痊愈
A+ A-

几经周折遭遇种种身体心灵伤害的嘉旭很快进入了梦乡,不知道睡了多久,或者说不知道睡没睡的时候,嘉旭朦胧中感觉到一双手在自己的脸上擦拭爱抚,难道是产生了幻觉?

当嘉旭翻身的时候,那双手又好像是触电一般收回,一时间嘉旭居然还有点不习惯。没日没夜的睡造就了半夜时的失眠,但还是睁不开眼睛好像瘫痪了一般,嘉旭甚至能感觉到大夫给自

己上药,包扎伤口,甚至还能听见纱布缠在手上的感觉。

苏群远远地站着,想靠近又怕惊醒,也只能抿着嘴唇远远地看着嘉旭精致的脸庞,以及抽出翻身还有梦话。苏群已经在医院里守了一天一夜,丝毫不想错过嘉旭伤情好转的消息,心里也

是百般滋味。难道让她来就是看着她自杀的?果然,苏群你就是个衣冠禽兽。想到这里苏群紧紧握住拳头捶在了病床上。当年的自己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亲生母亲被苏正阳抛弃,投入苏珂他

们母子哪里,母亲郁郁而终。这种无助感突然之间在嘉旭的身上看到了影子,哼,宋嘉旭说得对,只会欺负女人罢了。同时,苏群暗暗发誓一定要报复,他始终无法忘记失去母亲时的痛苦,

也无法忘记那些……

果然,如苏群所说,嘉旭的伤情在第四天获得了痊愈。而当嘉旭痊愈的时候居然神奇的发现没有苏群的影子,如果那个魔鬼永远不要出现的最好,对于苏群除了恨还能是什么,如果是以

前只是异常交易,现在呢,赤裸裸的虐待。

不过话说回来,如果苏群不是死了肯定不会放过自己的,嘉旭这点把握还是有的,要想彻底战胜苏群,只有靠自己,自己编的强大了,那个时候就是自己的解脱之日。不只是精神,物质

,甚至包括身体。想到这里,桌子上的补品一批批的渐少。

出院前的那个晚上,嘉旭还做了一个梦,梦见有一个人在自己的额头上轻轻地摩挲,好像还叫着自己的名字,当自己挣扎着起来的时候,却只看见病房的门,似开非开。

送自己来医院的是卢子峰,接自己出院的同样也是卢子峰,面对这个膀大腰圆的男人,嘉旭发誓世界上最恨的人是苏群的话,那么第二名应该就是他,先是抓住自己带到地狱,再是阻止

了自己的越狱,最后送进医院。

卢子峰尴尬的接受着嘉旭目光的洗礼,对于嘉旭多少有点不好意思,不知道要是嘉旭知道他只是有点不好意思会作何感想。“那个,也许我不应该说,要是让老大,不,让苏先生知道我

肯定没好日子过了,你不用担心,苏先生不会再像以前那样对你了。”

“哼!”嘉旭还想说看你们沆瀣一气狼狈为奸蛇鼠一窝的样子,但是看了看卢子峰虔诚的目光又咽了下去浓缩了一个哼字。

卢子峰补充说,“而且你是了解他的,就算你想跑也会把你抓回来的,而且你还有弟弟,所以不如……好好的留下来吧。”卢子峰说的倒是实话,嘉旭明白。

嘉旭笑着说,“你也告诉你们主子,我是不会跑的,因为我特别想看苏群是怎么死在他宝贝弟弟手里的呢。”

卢子峰无奈,一个比一个倔,当然这话还是不能说给苏群,好不容易平静下来,他可不想再出什么差头。

话不多说,就此上车,.到家后嘉旭因为受伤的伤的缘故自觉地脱离了佣人的生活。花园里小似锦正在和江敏玩耍,别具匠心的花园里奇花异草芬芳夺目,草坪上小似锦磕磕绊绊到处乱跑

。当小似锦看见嘉旭的时候,便好不思索的朝着嘉旭奔跑过来,“抱抱……”

江敏在后面唯恐小少爷摔着,在后面喊着,“似锦,慢点,快回来。”

嘉旭见小家伙照着自己这么亲近,心里很高兴,没想到这么有人缘,嘉旭蹲下来,小似锦张开双臂正好扑进了嘉旭的怀里。“小家伙,跑什么呢。”

小似锦咯咯的笑着,说不上话来,后面的江敏也及时赶到,看见嘉旭有点不好意思的说,“谢谢你了,交给我吧。”

嘉旭敏锐的看了看周围没有别人,拧了拧小似锦的鼻子,“没事,这孩子跟我到挺亲的,一点都不像他那个混蛋爸爸。”

顿时,花园里两个女人一起逗起了孩子,一阵阵的欢声笑语传来,楼上端着酒杯的苏群猛喝了一口杯中的红酒,坐在窗前,叹了口气。

剩下的几天时间里,只要嘉旭有时间就出来偷偷摸摸的跟江敏一起哄孩子,在这么一所监狱里难得有这么温馨其乐融融的场景,而小似锦和嘉旭也是越玩越投机,有时候连江敏都不找了

点名要找嘉旭玩。因此,江敏的心中不经然的萌发了醋意,毕竟这个孩子是自己从小带大的,而现在这个孩子居然对一个陌生人这么亲近,自己的危机感油然而生,对小似锦的嫉妒和对苏群

的爱慕让江敏这几天就好像是热锅上的蚂蚁。但自己怎么也想不通,苏群为什么带这么一个小丫头在家里,而且还很重视。

没心没肺中的嘉旭自以为聪明伶俐,偷偷摸摸的不干活出来和小似锦玩,这是躲避了苏群,其实自己已经完全忽略了,就像卢子峰说的那样,苏群对嘉旭的态度已经有所让步,不再步步

紧逼了。

过了几天,嘉旭不得不遵守医院里的承诺,什么狗屁承诺,根本就是苏群自己的命令,正式走进了苏氏集团,成为为苏群打工中的万分之一员,换下休闲的牛仔裤,穿上职业小西装裙。

当嘉旭出现在苏群的眼前时,苏群不禁眼前一亮,原来这个女人还会打扮,尽管打扮的很简单,不自然的想到了嘉旭曼妙的身体。

嘉旭把着车门犹豫再三,如果跟苏群坐在后排是打死自己也不愿意的,看了看前面,坐在卢子峰的旁边,心里才放下心来,看来第一讨厌和第二讨厌还是有区别的,卢子峰相比于后面的

苏群不知道好了多少倍。“开车吧1嘉旭跟卢子峰说,头也不回的说,不屑表情溢于言表。

卢子峰还没有等苏群的命令,苏群就已经下车了,拉开了主驾驶的车门,“出来!后边去。”

卢子峰一脸茫然,然后又看了看旁边的嘉旭,以为苏群是对嘉旭说的,苏群纠正说,“我说你呢卢子峰,滚后边去。”卢子峰这才了然,感情是说自己,生活在两人的夹缝之中真是辛苦

自己了,到后面倒也省心,“您开?”

“废话!”

“可……”可这是卢子峰的工作。但是又不敢犟嘴,要是真的犟嘴了,那自己的工作才算是没了呢真正的。卢子峰到后面还没有坐稳,车子就嗖的一声窜了出去,闪的卢子峰一个踉跄,

脑门正好磕在车门上。再看嘉旭也是一脸惨白,紧紧地抓住安全带,苏群余光瞄了一眼,嘴角轻微上扬。

“害怕么?”苏群淡淡的说。

“没事!”

“不是说你!”

卢子峰深知自己嘴贱了。

苏群转过头看了看嘉旭,很明显再和嘉旭说话,嘉旭紧皱眉头,不知道苏群这是什么意思,然后用了一个漫不经心的“哼!”字表示不过尔尔。不过心里也暗自嘲笑,自己真是太天真了

,以为坐在前排就能离苏群远点么,就是苏群不过来,自己和他的距离也不过半米。而自己越是这样,苏群就会越想方设法的加倍还回来,而且苏群是不费吹灰之力的,而自己是拼劲力气的

。至于为什么让自己留在苏群身边,嘉旭只能姑且认为这件事也许和苏群的弟弟苏珂有关系,但是转念一想,自己又不是苏珂什么人,至于的么。

嘉旭的脑袋别过去,第一次居然有闲心观察起车窗外的景色来了,正值初夏季节,天气既不是很燥热也不是春天的大风起兮,盛开的花朵万紫千红,碧绿的绿化各种各样的植被,且不说

这是金钱铺垫的结果,真的很漂亮,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没见过世面的缘故。

一辆卡宴飞快行驶着,后面的三两路虎跟起来好不费劲。

晋江商业中心地带,都是国内外巨头的田野,好像只有这里才能配的起他们的身价似的,苏氏用一种鹤立鸡群的感觉蔑视着整个晋江。刚进一楼大厅感觉飘飘然,大气霸道却不显的金碧

辉煌,嘉旭傻傻的跟在苏群的后面,生怕跟丢了一样,一种压迫感伴随着激动而生。

不知道几十层的电梯冉冉升起,电梯里的其他人纷纷对苏群点头示意,甚至不敢说一句话,就这么如同嘉旭一般被苏群的强大气场所震慑着。

最终电梯停在了66层,好吉利的数字,嘉旭想到。嘉旭甚至开始好奇,未来会有怎么样的人生在等着自己呢,当然目前来看出了跟在苏群的身后不知道该怎么做。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