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一个是野种,一个是婊子
A+ A-

对于初出茅庐的苏珂,还不懂万事不求人,这种作风的人是不容易成大器的,但是苏群也好像知道这一点,所以在苏珂羽翼丰满之前一定要给其应有的打击,争取一击即匮。

苏正阳的宅邸门外,苏珂犹豫再三攥了攥拳头说,“老爷子您自己进去吧,我想自己出去办点私事。”苏珂面对着豪华庄重的苏家大门望而却步,看来自己从一开始就是错的,总想靠着

老爷子拯救自己,挽回自己的爱人,虽然嘉旭还没有答应开始,到现在苏珂才明白一个道理,靠着别人的力量只能使自己更加的弱小,只有自己的强大才是真正的强大。

苏正阳看着苏珂点了点头,“苏珂有自己的想法是对的。你们几个跟着苏珂,要是他有点闪失,拿你们试问。”苏正阳对着身后几个常年跟着自己的保镖说道。

跟随老爷子多年的苏启民吃惊的看着苏正阳,“这,那您的安全……”

苏正阳哼了一声,“我还需要保护么?”

苏珂看着苏启民等人回头朝着苏正阳笑了笑说,“不用,我也是安全的。”苏珂打心里知道,虽然他们不说但是没有任何一个人希望自己回到苏家,包括苏群,甚至是自己。

苏正阳皱着眉头说,“启民,我说的话你们不听了么?以后苏珂就是你们的新主人,他想学什么就教他什么,他去哪里你们就跟在哪里,我不想让他出一点事明白么?”

苏启民看到老爷子如此的决绝,只好点头答应,“知道了。”

苏正阳进去之后,面对四个黝黑猛壮的保镖苏珂冷笑一声,“苏启民是么?我可是没钱没势,以后可能还会有危险,你们自己看着办吧,找个自己的归宿去吧。”苏家的人当然是都喜欢

站在苏群的一边,要是反抗苏群那么结果大家都是知道的,这么多年一来,苏群地下势力疯长到外人控制不住的地步,但是老爷子对自己恩重如山又不能反抗老爷子的意愿,苏启民心里暗自

琢磨,当下对苏珂收敛了自己的质疑态度。

苏珂瞄了眼几个人,头也不回的开上车直奔苏氏。

苏氏66楼内,温暖的阳光和冷酷的办公室形成一个鲜明的对比。嘉旭眼盯着正朝着自己逼来的苏群,甚至想逃到苏群的影子来寻求庇护,但是这是枉然的,只能眼看着那张冷峻的面孔。

苏群伸手托起嘉旭的下巴,然后指尖肆意的在嘉旭的脸上滑过。

苏群瞪着眼睛看着嘉旭,“你是不是想死?”对于嘉旭这个幼稚的举动,苏群生气了,整个办公室里都是被这种紧张的气氛所凝结。

“我是想死怎么样?混蛋!”

苏群倚靠在办公桌旁看着嘉旭说道,“你再说一遍!”

嘉旭刚才的气势立即消失不见,被苏群强大的霸气所迷盖,消失的无影无踪,只能挤出半个笑容,“说能怎么样!”

苏群哼了一声,“不会笑就不要笑,笑的很难看不知道么?”苏群完全不知道自己才是真的不会笑,只会邪恶的笑,就如同此时一样,好像个妖孽一般。

“那当然了,怎么能跟你比呢。我可是不会笑的变态。”

“宋嘉旭,你再说我?”今天已经是不止一次被嘉旭冷嘲热讽了,苏群也不再过多生气,相反心情好像是从刚才苏珂的事情中好多了,站起身来,“那我就请变态一起吃饭吧?!”

嘉旭心里咚咚作响,邀请自己跟他吃饭?但是苏群的话哪里像是邀请,分别就是命令,看着苏群正穿上外套向门口踱去,嘉旭只能跟上,硬着头皮跟上。

苏群看到嘉旭犹豫回过头冷冷的道,“不想去?”

嘉旭瞪了一眼,只好跟在苏群的后面,突然嘉旭不知道脑袋抽筋什么的,“苏群我能告诉你其实我和苏珂根本就没关系么?”然后嘉旭如意料当中的那样看到了一张阴转多云的脸,给人

一种想逃跑的冲动。

苏群哼了一声,“你认为我会相信你的话,你是什么人自己不清楚么?”苏群好像专门往嘉旭的痛楚里戳,但是嘉旭好像也是从来都往苏群的伤口撒盐,不过女人终究脸皮薄,又不能发

火,脸上雪白的嘉旭看不出一点血色,当然知道苏群指的是什么意思了。

苏群白了眼沉默的嘉旭,“我说错了么?大学生?你不就是出来卖自己的身体然后拿到钱挥霍没了再出来卖的么,难道不是么?”苏群邪恶的笑着,好像是想给嘉旭精神上的最后一击。

面对苏群的冷嘲热讽,或者干脆叫做谩骂人身攻击,嘉旭只能瞪眼以表示自己内心的气愤,她一个女人不知道怎么反抗这样的一个魔鬼。

苏群貌似很满意自己的杰作,看着嘉旭一言不发心里充满了成就感,哼了一声向办公室门外走去,今天的苏群有点私事要处理,要不然苏群会很享受这种欺负人的感觉,尤其是对方是宋

嘉旭。

当苏群刚到外间的时候,在外面把风之中的唐柳赶紧站起来,“苏先生,钱少爷和陆少爷已经在鸿宾楼等您了。”唐柳殷勤的说道,在嘉旭听来这个女人毫无破绽,而且过于抚眉。以后

还是少接近的为妙,这种女人做朋友做敌人感觉都很危险。

“知道了!”苏群没有任何表情对于这个抚眉的女人,好像一块石头一样,独自走出办公室。

唐柳笑脸送出苏群后马上变成了冷脸,难道这的人都跟苏群一样喜欢摆了张臭脸给别人看么?“宋小姐,麻烦将桌子上的文件散发出去,下午开会的时候要用到的。”

嘉旭回过神来,“哦!”心道苏群可算是走了。

谁知道没走出去几步的苏群突然折回来半转身说,“唐柳,你的人都死光了非让她做么?”看来苏群并不是故意想走,而是有点磨蹭等着呢。

唐柳脸色煞白,立时又恢复笑脸,“不是,您不是让我好好地教教宋小姐么,我这也是……”反抗了几句,唐柳知道和这个男人反抗一切都是徒劳,相信这一点认识苏群的人都会知道。

苏群冷哼一声,继续往前走,余光之中看见嘉旭还在那傻了吧唧的站着,心里的怒火顿时燃烧,本以为是个一点即通的女人,没想到这么笨,“宋嘉旭,还不滚出来!”

嘉旭“啊……”了一声,才想起来苏群刚才的交代,以为他随便说说的,谁知道当真了。不过还是不敢怠慢,踩着半高跟踏踏的往出跑去,路过脸色铁青的唐柳,嘉旭连头都不敢抬。

不过更煎熬的是和苏群共同乘坐一部电梯,而且是私人电梯,单独和苏群呆在这么狭小的一个空间里,嘉旭感觉到都快要窒息了一般,只能手背在身后扣着手指头假装漫不经心的观察电

梯的品牌研究电梯升降的原理。

很漫长的一个过程中,苏群只要一看嘉旭,嘉旭就扭过头一脸委屈和倔强的样子,苏群只要一看到这个表情内心就是一阵悸动,难道自己就这么让女人难以接受,她们难道就这么不想看

见自己这幅嘴脸,且不说自己家事本事如何,单从外表来看也不是让人望而却步的程度,所以苏群很受不了被人漠视,尤其是女人。

两个人各怀心思,而嘉旭则又想到那天在浴室里,被苏群锁在里面,像疯了一样折磨自己,如果不是自己自杀的话是不是已经被苏群折磨死了呢……嘉旭想着叹了口气。没想到就在这开

门的一瞬间还是被苏群听到了,“怎么?”

当两个人走出电梯的时候,苏群突然停下来搂住嘉旭,嘉旭没有心理准备,这是怎么回事。

当嘉旭向前看去的时候才明白,原来苏珂居然又回来了,正看向这里,嘉旭不知道为什么好像看到苏珂就看到了希望一样,虽然心里明白这是徒劳的,但是还是就这么感慨的看着苏珂,

想来也好笑,自己对这两个人本来都没什么关系,现在居然成了两兄弟家产争夺的一个中间地带,有自己什么事么?

苏珂沉默了许久才说,“苏群,放开她!”脸上比刚才更加的毅然决然,到有一种视死如归的感觉。

“你的女朋友?我可是警告过你,今天我还就告诉你,就是宋嘉旭让我玩腻了我也会扔给卢子峰他们哥儿几个,也不会给你,不过你可以求求卢子峰他们。”说完,苏群放肆的大笑起来

。怀里的嘉旭面若死灰,苏群的每一句话从来都是重伤自己,既然这么讨厌为什么还要把自己留在这里。

苏珂笑了笑说,“苏群,你不觉得你狠好笑么?嘉旭喜欢的人是苏珂,而你出了强取豪夺仗势欺人外还会干什么?难怪那个会……”苏珂的话还没有说完,苏群的脚已经抬起,但是这一

次苏群却没有让苏珂满地找牙,接住苏群一脚的是苏启民,苏群一愣,“苏启民?”随即坦然,“一条狗1

苏启民紧咬嘴唇说,“大少爷见谅,我们四个现在跟随二少爷,这也是老爷子的交代,不能违抗。”苏启民以为这样,至少以后有个意外什么苏群不会为难自己,也算是一条后路。

苏群虽然表面上没什么,但是心里急气缠身,当苏正阳和苏珂走在一起的时候,苏群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虽然自己不是很害怕,但是苏珂的崛起意志让自己不由得一股无名的恼火,这

说明在苏正阳看来自己这个亲生儿子终究不如这个野种,偏袒之心溢于言表,当年可是自己看着苏氏在这片大陆彻底蔓延开来的,现在找个野种来分一杯羹,可笑。

苏珂好像感觉自己不是压倒性的失利了,或许也感觉到了苏群的焦灼,“嘉旭,我们走。”苏珂伸出手拉住嘉旭。

苏群将嘉旭抱在怀里不放,“宋嘉旭告诉这个野种,你选择的人是我。”苏群虽然这次不是发怒,但是从沉着的语气可以听得出他较真的程度,冷酷无情。

嘉旭抬起头看了看苏群,忍了好久才说,“那……”

苏群好像是还不放心一样,“宋嘉旭我从来没有干涉过你的自由你自己要清楚,但是人做出选择的时候一定要清楚,要不然以后后悔就不好了。”

嘉旭感到内心的颤抖和挣扎,的确,嘉旭连半步都不敢离开苏群,宋嘉懿是自己唯一的弟弟,适当的时候即便是自己的生命也在所不惜,“苏珂,谢谢你能回来,但是我……不能!”

苏群冷哼一声,好像早就知道嘉旭的答案一样,苏珂紧抓着嘉旭的手不忍放开,“为什么?有什么困难我可以帮你!”

苏群抿着嘴笑呵呵的说,“真是感人啊,一个是野种,一个是婊子,真感人。”

苏群话音未落,苏珂终于不能忍受这种侮辱,上前一步,拎起苏群的衣领,与此同时后面的卢子峰等人也出来了,双方虎视眈眈,嘉旭的眼泪终于夺眶而出,拨开苏群的手臂,向外面跑

了出去。

苏群回头看了眼对峙中的卢子峰,“还不快追!”

苏珂没有放开苏群,“你还是男人么,你要是恨我可以跟我真刀真枪,犯不上拿一个跟你毫无关系可言的女孩来对付我。”

苏启民等人见苏群没有还手,只能见好就收,拉开了苏珂,苏珂明白苏启民的意思倒是,毕竟两个人打起来,虽然他们是自己的人,但是他们肯定也不敢对苏群动手的。

苏群已经没有心思继续和苏珂纠缠下去,向外面走去,孤零零的留下几个对视的保镖还有苏珂,苏珂再次感到自己的渺小愣愣的看着苏启民等人,“你们是我的人,要是以后不愿意为我

卖命的话,你们自己去老爷子那里了断,我不想看见你们。”

苏启民严肃的说,“知道了二少爷,老爷子就是我们的再生父母,我们都是被他老人家从小收养带大的,不要说卖命就是死无葬身之地也在所不惜。”

苏珂好像很满意的样子似的,走出门口,钻进车里,对外面的苏启民说,“那好,去把那个女人给我抓回来!”

苏珂站在大厦门口看着一行四人直奔被苏群搂在怀里准备上车的嘉旭。

  1. 上一章
  2. 章节目录
  3. 下一章

章节 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