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言情小说

甜宠:疯痞佛子强制爱

甜宠:疯痞佛子强制爱

她带着妹妹去上香,本想给妹妹去求平安符回来,却未曾想到半路遇到山匪,与妹妹皆被掳去。她被“佛子”强人所难,回家后还发现,妹妹与她的未婚夫共处一夜。她自有记忆以来就被家人宠在手心,奈何遇上了嚣张跋扈的妹妹。既然他们互相喜欢,那她便果断放手,她可不是无人要

小通房爱撒娇,大暴君受不了

小通房爱撒娇,大暴君受不了

【双洁+纯古言+先虐后宠+成长型女主】这是一个“凶悍大灰狼被软萌小白兔扑倒”的故事。漠北世子从内地掳来一个小姑娘,大眼睛会说话,小嘴巴会撒娇。世子被迷得神魂颠倒,早就忘了公主白月光,专宠她这个小通房。岂料她三天两头想回娘家,逮住机会就逃跑,还跟野男人私奔,生了小包子。世子冲冠一怒为红颜,率军横扫内地抓逃妻,一不小心成了皇帝,后来才知上了她的当。他哪是皇帝,分明是赘婿,白天做苦力晚上做苦力,还甘之如饴。

听见我心声后,嬴政他一统天下了

听见我心声后,嬴政他一统天下了

穿越后,我成了我迷人的老祖宗嬴政的妾,天哪,可以光明正大和他贴贴了!没想到,嬴政还能听见我心声,就这样,他清奸臣,远小人。纵横六国,收复天下,直接让每一寸土地都成了华夏!

我,横跨两界,在冷宫养了个皇子

我,横跨两界,在冷宫养了个皇子

他天赋惊人,年纪轻轻便习得中医精髓,掌握多种针法。可当他以为自己的人生就要这样按部就班走下去的时候,发生了转机,他能横跨两界穿越时空!每天晚上八点,他会被传送到古代,在皇宫深处无人照看的冷宫,有一个病弱的孩子等着他……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他在冷宫养大了皇子,也养大了他的心上人……

孤鸢

孤鸢

昔日驰骋战场的女将军一朝堕落,成了人见人嫌的病弱孤女。家中的恶狼对她虎视眈眈,年纪过半的姥爷,温文尔雅的表哥,都在窥伺着她绝美的脸庞……后来,她嫁给了王爷成了府上的一名女强人。王爷深知她不是那种可以被搂在怀中,护在心尖的小娇软,她的目标在于翱翔,在于沙场……

重生王妃路子野,得宠!

重生王妃路子野,得宠!

她前世被渣男陷害,家族被抄斩,生不如死。但渣男的皇叔不顾世人骂名,不顾圣旨,将声名狼藉的她带回去,温柔地呵护了五年。最后,最爱她的男人为了保护她活下来,死在了她怀里!再睁眼,竟一朝回到了15年前。她,豆蔻年华,风华绝代;他,玉树临风,权倾天下。这一世,她要护家人,名正言顺地成为他的妻子!

玩转谐音梗

玩转谐音梗

宋忍冬死前觉醒前世记忆后再重生,一重生一个不吱声。送回一切的起点,原来不是送回她的起点,而是让她穿越后的人生再来一遍。宋忍冬生无可恋:【惨啊!我们一家子都惨啊!我的娘我的奶,我的褂子我的袄,我的爹我的爷……都惨啊!】送宋忍冬回到起点的886:宿主,倒也不必这么早吊孝。听见她所有心声的家人:细说说呗!细说?细说是不能细说的。但,886带来的谐音改剧情机会让宋忍冬和细说没啥区别,还多了几分

女配外加炮灰的命运,不争也罢

女配外加炮灰的命运,不争也罢

一些悲惨的妾室她们想要活下去,那就必须去争,必须去掠夺。她穿成妾室,为了完成任务,所谓的道德情操在她这完全不存在。在她眼里有的只是完成任务,因此就算手段龌龊无耻那又如何呢?可,为何,这一次她撩拨了的这个男人为何与众不同呢?

福运农家小辣妻

福运农家小辣妻

现代卑微社畜钟悦悦没等到自己光荣退休的那一天,反而穿到了古代!穿就穿吧……一不是公主贵人,二不是千金小姐!瞅着家徒四壁,病娘残弟,米缸见底,以及嗷嗷待哺的妹妹们。钟悦悦沉沉叹气:“算了,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指尖灵泉治病救人,开荒耕地,圈养猪羊,顺带山上的野味和鱼虾也不放过。一来二去,银子赚上了,铺子也开上了。眼看着全家人都过上了好日子,只是这随手捡的男人,怎么成了当朝武将军?某人前冷面阎罗,

首辅大人不好了!夫人带着小世子跑路了

首辅大人不好了!夫人带着小世子跑路了

窗外锣鼓喧天,奏着琴瑟和鸣,爆竹声声入耳,每一声都让人听着喜庆。她没想到有朝一日还会重生,更没想到重生在她出嫁这一天……上一世,她嫁入夫家后,谋划一生,任何事都亲力亲为,只想捂热他那颗石头般的心。可直到死,他都没有看过她一眼……他心里只有她的庶妹,甚至在她还没去世时,便要娶庶妹为妻,让庶妹做首辅夫人。这一世,即使重生在出嫁这天,她也决定成全那个男人和庶妹。于是,她不管,不问,不听,不看,每一个月提一次和离。本以为他不爱她,可以早点结束这段关系,可谁知,他非但不同意和离,还对她越来越宠爱。他:“夫人,我们要一孩子吧。”她:“孩子,好啊,我也正有此意!”孩子降生那一天,她去父留子,带着孩子跑路了……首辅疯了,辞了官职满世界去找她们母子……

都重生了,谁家好人还当妾啊

都重生了,谁家好人还当妾啊

又名《你夫君知道你腰这么细吗》【1v1双洁+传统古言+先走肾+极限拉扯+禁忌背德+虐渣+甜宠】上一世夫君忌讳宠妾灭妻,白幼薇被善妒的主母暗地里找人沉了塘。重生一世,白幼薇决定远离这对渣男毒女,另找个官大的,助她爬出这后宅。于是在主母进门的那日,她勾搭上了夫君的兄弟。因为她知道,这个男人在上一世一路升迁,最后还将迎娶她的死对头。死对头害得她家破人亡,那这一世她只好先出手,抢她的心上人!此后,白幼薇靠着一身美人骨,明撩暗诱,终是成功勾得傅沉以正妻之礼迎她过门。却在成亲那日,白幼薇跑了!她脑壳又没包,都重生了,谁还嫁人啊。——本该死了的心上人再见已是兄弟院里的小妾,她目的明显,勾他却不见得爱他。傅沉暗恋入骨髓,克制拉扯,只为她将目光转到自己身上,却还是在大婚那日惨遭抛弃。男人红着双眼找过来,“微微,你不嫁,那我入赘可好?”【明知她来者不善,但他依然,愿者上钩。】

您的位置 : 报读阅 > 小说库 > 古代言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