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代言情小说

错宠代嫁新娘

错宠代嫁新娘

她被迫嫁给了欧家那个长相丑陋,性格暴戾的克妻男人。本想着这一生已无指望,不料新婚丈夫居然对她……“欧熙辰,你别闹,我晚上约了人…”男人一把抱起她朝卧室走去:“我倒要看看,你晚上还有没有力气出这个门!”

霍总天天来表白

霍总天天来表白

上辈子,苏月汐被自己爱的男人囚禁,割肝,烧死……这辈子,她刚刚醒来就发现前生今世的仇人汇聚一堂,等着将她再次推回地狱!苏月汐发誓:欠我的都给我还回来!所有的仇恨,她都会连本带利的向他们讨回来!从此,遇神杀神,遇魔杀魔,一个懦弱无能的小女孩经过层层蜕变,绽放出了无人能敌的璀璨光芒!

霍少追妻太上头了

霍少追妻太上头了

跟陆思源的婚姻几乎耗尽了我半生气力。他一而再地出轨,我再而三地隐忍。我想只要我能忍,我们的婚姻就会无坚不摧。可当他为了初恋情人将我一个人丢进水深火热,这场腐朽到骨子里的婚姻终于走到了尽头。我以为离婚是我人生的终结,却不曾想会遇到那样一个男人

只对你心动

只对你心动

为报复出轨的丈夫,我去夜店找了牛郎。却没想到,那人竟是……

钻石总裁的娇宠妻

钻石总裁的娇宠妻

一个是温良小家碧玉,一个是耀眼钻石总裁,两个八竿子打不着的人,却因为她醉酒后进错房间,两个人有了扯不开的纠葛。她说:“儿子,你没有爸爸,妈妈就是你的唯一。”他说:“你敢说儿子没有爸爸?你当我死了吗?”是的!偷种的事,他打算跟她好好计较计较!

乖顺替身藏起孕肚成首富

乖顺替身藏起孕肚成首富

叶芷萌当了五年替身,她藏起锋芒,装得温柔乖顺,极尽所能的满足厉行渊所有的需求,却不被珍惜。直到,厉行渊和财阀千金联姻的消息传来。乖顺替身不演了,光速甩了渣男,藏起孕肚跑路。五年后,她摇身一变,成了千亿财团的继承人,资本界人人追捧的投行之神。重逢时,找了五年,疯了五年的某人,扔掉了所有自尊和骄傲,卑微哀求:“乖乖,别不要我......”

无情的爱人

无情的爱人

他亲手杀死他们的孩子,最后为了别的女人,还要拿掉她的子宫,因为她只是个情妇……

恶毒后娘她真香

恶毒后娘她真香

贪婪、恶毒、虐待继子?果然不愧是反派角色中的炮灰存在,衬托反派悲惨人生不可或缺的人物,她沐小暖一觉醒来成了书中的恶毒后娘木大娘,五个继子两个继女,一个个不是炮灰就是反派,而她这个原生就是这些反派的踏脚石。看着面前这一群小萝卜头,谁虐谁还不一定呢,她怂什么,再大的反派也得先长大了再说。缺少社会的毒打就会窝里横,看谁横的过谁,都给老娘等着,教你们好好做人!

农门恶女有点甜

农门恶女有点甜

一不小心穿越成恶毒自私的反派小姑,哥嫂嫌弃,侄子侄女惧怕!还有一对宠女无下限的爹娘,顺道不小心捡了个傻子拖油瓶。吃不饱穿不暖?不怕,她能挣钱!被人泼脏水污蔑?抬手虐渣!乖巧侄子想上学?那就供读书考个探花回来!咦,这傻子摇身一变成世子了?还是赫赫有名的大将军?还反扑?

霍先生你撩错了

霍先生你撩错了

许初然把自己整个青春年华都用来祭奠对霍东渝的暗恋,她深爱着他,刻入骨髓,她甚至以为,自己的后半生都会跟这个男人有所牵连。直到,她深爱的人把她亲手送入了监狱

蚀骨危情:爹地,妈咪又跑了

蚀骨危情:爹地,妈咪又跑了

被亲人设计陷害,替罪入牢,叶如兮一夕之间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监狱产子,骨肉分离,继妹带走孩子,顶替身份成了谢总的未婚妻。六年监狱,叶如兮恨,恨不得吃血扒肉。一朝出狱,她发现继妹和谢总的儿子竟和自己的女儿长得一模一样……在众人眼中不解风情,冷漠至极的谢总某一天宣布退婚,将神秘女人壁咚在角落里。叶如兮挣扎低喘:“谢总,请你自重!”谢池铖勾唇轻笑,声音暗哑:“乖,这一次没找错人。”一男一女两个萌娃:“爹地,妈咪带着小宝宝离家出走啦!”

新婚旧爱:先生,要抱抱

新婚旧爱:先生,要抱抱

遭前男友陷害,无端坐了七年的牢狱。重新出来,她已不再是木悠悠,而是木漫漫!从此左手撕渣男绿茶,右手搞事业风生水起。嗯?怎么突然冒出个戒色戒欲的财阀大佬?“成为我的妻子,我帮你报仇......”“不好意思,我觉得我自己可以!”财阀大佬将她抵在门后,俯首低语:“但没了你,我不可以。”

您的位置 : 报读阅 > 小说库 > 现代言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