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它小说

误会夫人后,总裁追妻火葬场了

误会夫人后,总裁追妻火葬场了

她被造谣没有子宫,不孕不育生不了孩子。老奶奶上门,坚持让她卷铺盖走人,和孙子离婚,把席太太的位置让出来。没想到她反手就怀了个孕,还给席家生了白白胖胖的继承人。总裁也惊讶的发现,自己的的心只有在对着夫人的时候才会蠢蠢欲动!毕竟,她真的很诱人啊!这下,总裁再也按捺不住,注定要追妻火葬场了!

替嫁小娇妻:爷,夫人又去捉鬼了

替嫁小娇妻:爷,夫人又去捉鬼了

传说苏家入狱的大小姐从小养在农村。可出狱后成了明爷的替嫁新娘。第一次进门,婆婆病危昏迷不醒!第二次进门,小叔子险些咽气投胎!众人表示:这娶得哪是新娘,分明是活阎王!苏羽曦认真点头:没错,她确实算阎王的半个金主某男人把苏羽曦搂入怀中:乖!就算你是活阎王,也是我老婆!

重生八零年代,我成了资产大亨

重生八零年代,我成了资产大亨

前世渣男,造成妻离子散,意外重生,他痛改前非,努力挽回妻子和女儿心中的形象,成为他们的依靠。根据前世的记忆,他紧紧抓住时代进步,打造自己的商业王国。

最强大皇子

最强大皇子

  赵铮意外穿越,成为赵国大皇子。  本该是世间最大的二世祖,风光无限。  开局却沦为阶下囚。  受人诬陷、欺凌、无权无势,更要被置于死地!  面对这悲惨处境……  赵铮表示,别怂,就是干!  既然别人处心积虑想治他于死地。  那赵铮只好踏着他们的尸骨,步步登天!

顾总快追!夫人带着三宝跑路了

顾总快追!夫人带着三宝跑路了

软乎乎的乖女鹅抱住顾景舟的大腿,“哥哥,你长得好帅,不然你当我爹地吧?”严乔桥:?我同意了嘛?小大人似的儿砸出现,沉稳道:“妈咪,我觉得妹妹提议不错。”严乔桥:??这都是什么鬼?而原本顾景舟和未婚妻的儿子可怜巴巴道:“妈咪,你这次可不能丢下我了。”紧接着,严乔桥就被这男人揽入怀中。“也不能丢下我。”顾景舟低头吻着严乔桥的唇,“我找你找的好辛苦,老婆,今晚申请涩涩。”

弃子成皇

弃子成皇

  一觉醒来,穿越古代,成为被打入冷宫的皇家弃子。  嚣张跋扈的奴才,阴险毒辣的妃子,冷漠无情的帝王……  楚嬴剑走偏锋,好不容易挣脱冷宫枷锁,转眼又被发配到边疆苦寒之地。  什么?  封地太穷,行将崩溃?  什么?  武备废弛,无力抵挡北方贼寇?  什么?  朝廷不予援助,百姓要举家南逃?  危机环伺,人人都觉得他已穷途末路,然而……  不好意思,忘了自我介绍,哥前世应用科学专业毕业,最强特种兵出生,种种田,赚赚钱,打打仗,还不是手到擒来?!

重生斗伥鬼闺蜜

重生斗伥鬼闺蜜

闺蜜宋涵在我的鼓励下打掉了孩子,全身心投入学习。不仅获得了事业学业双丰收,还和导师的儿子结婚,一跃成为京城富太太。而我,在闺蜜宋涵的婚礼上被她前男友用锤头砸死。宋涵尖叫着,满脸担忧地躲进了卫生间,死死锁上门。任凭我怎么哭喊、求救都不理会。甚至拖着不肯报警,还劝我。“言言,陈龙他只是脾气不好,你让他打一下,他消气了,就没事了,你是我的好朋友,你也不想我的婚礼被搅乱吧?”直到我死,我都没见到那扇门打开

狂龙出狱

狂龙出狱

【黑化复仇+天理昭昭+报应不爽+神医+杀伐果断】三年前。陆北尘和父母经营诊所,治病救人,接济邻里。以为天降好运,让他迎娶世家白富美为妻,一切幸福美满。没想到婚后三天,反手被妻子和邻居告上法庭!告他用伪劣药材给病人治病,草菅人命!最终他被判入狱三年!父母被判十年!他心如死灰,以为就此坠入万丈深渊!没想到峰回路转,身陷监狱却得师傅传授逆天功法!如今王者归来,为父母洗刷不白之冤,让前妻生不如死!我心为刀,斩尽天下不平事!

他从火光中走来

他从火光中走来

【破镜重圆,冷艳外科医生vs竹马消防员队长】世间最美好之事,莫过于久别重逢。六年后,当苏韵再次遇上祁琛是在医院的急救中心。彼时恣意的少年郎如今已经是守护一方安宁的消防英雄。学生时代的遗憾终将抹平,分隔多年仍会为了彼此心动。后来,苏伶先开了口,“复合吗?祁队。”祁大队长死死圈住让自己又爱又恨的女人,哑声问道:“苏医生,你确定?”苏伶主动勾住他的脖子,“嗯,以后你守护这座城市,我守护你。”从那以后,消防中队一向冲在最前线不怕死的祁队开始惜命了起来。“我手受伤了,赶紧开车送我去医院找苏医生包扎。”“队长,就是擦破一点皮……”“知道还不赶紧开车!一会儿愈合了我还怎么去医院?”“……”6!——对于祁琛来说,苏伶是野火,亦是他的执欲。

天煞孤星:我用相术逆天改命

天煞孤星:我用相术逆天改命

相术,传承千年,仅一眼。可断人生死,知晓天命。我叫林毅,出生在一个偏远的小山村。从我出生时,便因为命运,卷入了一场场诡异的风波之中。偶得相术传承,脱胎换骨,逆天改命。

傅爷的金丝雀总想逃跑

傅爷的金丝雀总想逃跑

沈绾和傅斯宴的相遇,源于一场阴谋。她在他身边当了五年地下情人,分手时,她干脆利落的卖掉了他的豪宅,一刀两断。在傅斯宴的眼里,沈绾是他圈在笼中的金丝雀,扮演着温婉可人的枕边角色。在沈绾的眼里,傅斯宴是她的猎物,与狼博弈,无一生还。后来,沈绾决定放弃猎物,而傅斯宴却在她的婚礼上现场单膝跪地,虔诚的像个信徒,“绾绾,你还要我吗?”

我死后,我妈终于想起来爱我

我死后,我妈终于想起来爱我

妈妈重女轻男,总是忽视我偏爱弟弟,就连我得了癌症都不知道。后来我死了,妈妈无意间翻开我的日记本,发现了我被王叔侵犯,被职场霸凌,她突然意识到自己一直以来都在忽视我,将我无形之中推入深渊。得知了欺负我的人后,妈妈就去替我报仇,最后所有人都得到了惩罚,妈妈也选择了去自首偿还罪孽。

您的位置 : 报读阅 > 小说库 > 其它